莓色潮涌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

江祈

© 莓色潮涌
Powered by LOFTER

送弓/柑橘色暖阳

私设有

  柑橘色的暖灯、柑橘味的香氛、柑橘色的酒。她靠在窗旁点燃一支薄荷味的水果烟,栗色头发仿佛一只慵懒的猫一般蜷在肩头。电视机里播放着摇曳的红舞裙,接收不到信号的老式收音机只好唱着电流声,灯光把一切都照得无比暧昧。格洛莉娅精致的脸庞如洋娃娃一般,可烟雾缭绕中面带疲惫之色的她好似一个失意的王。

  这是少女第一次向她展现出这一面。香氛机冒出的柑橘味的烟与口中吐出的那一层薄荷味的雾交织在一起飘进瑞亚的鼻腔里,她望着一言不发的格洛莉娅,将那只烟一把夺过掐灭在一旁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的同时把美梦也扼杀了。

  “你爱我吗,瑞亚。”

  “......爱。...

我觉得冬天才是恋爱的季节

私设有

无脑甜饼


  “这么突然真的很抱歉,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白发少年双手环胸看着对面那人向他告白,阳光越过葡萄藤架形成几点光板落在他的国军院校服上。这是最佳的告白地点,身边没有嘈杂的人群,偶尔一阵和煦清风捎带着南国花香吹来。即使已经步入冬日,塔帕兹却并没有感到刺骨的冷,仿佛一切景物都衬托着这场告白,谁都不忍心以拒绝打破这份美好。然而:

  “不行,太冗长了。”


  “好吧......我喜欢你!”

  “太大声...

归档了...!之前把这个删了真的难过😔

维赛冰块场:

这辈子就栽在你身上
*插叙

即使在寒冷的季节中,南国湛蓝的天空仍悬挂着灼眼的艳阳,只是没夏日那样似是要灼伤人的热烈且增多了几分柔意。街道不似此时的艾格尼萨那般冷清,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与吵闹声混合在一起搅拌形成塔帕兹冬日往外冒着气泡的碳酸饮料。
  而蓝发青年就觉得这时候外头比冰可乐还冷,死死赖在床上不肯动。与此不同的是早起的维鲁特,等到人儿解决完公事家务后也是下午一点多了,自己忙于干活全然不觉已过了午饭点。他有些恼了,不是因为饥饿,而是想起恋人还在床上流着口水呼呼大睡。赖床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几日他一直...

一场事先预告的别离

维赛

同居设定

  他现在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只是保持着坐在沙发上双手拖住下颚一姿势。黑眼圈躺在湛蓝的眸子下,透过双眸根本分辨不出赛科尔究竟在沉思些什么,顺着无目的的目光游去,也只能看见被摔碎的玻璃瓶残渣连同几朵被精心修好的百合混杂着一滩水渍,躺在光滑的地板上。他以拼命挠头一举突然打破了仿佛静止的画面,烦躁的情绪开始蔓延到房间的各个角落。此时,手机屏幕收到通知后亮起——现在是九点十二分,距离维鲁特摔门而出已经过了十七分钟。

  这一切都要从昨夜说起,他从画室中回到家中后却迟迟等不到维鲁特按响门铃推开家门。他开着电视瘫坐在沙发上,两手不停地按着手机屏幕,在社交软件上看着自...

很早之前,夏天就结束了

我只是听着清冷的女声从播放器里缓缓流出在狭小的房间回响着,夏日最后的暴雨伴着孩儿的雷声恸哭着。白炽灯在头顶奴隶般不歇亮着,抬起手腕窥探电子表的生活,心中盘算傍晚到深夜的距离——过了今日的下午十一时五十九分,在我的认知中,夏天就真正的过去了。我还没有做好打算,急急忙忙就要再成长。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播放器里的那个女生就只能闭嘴了。雷却好像在施行嘲讽,轰然一声将我从恍惚的状态中炸醒,伴随着麦卡勒斯的文字带我进入另一个沉沉浮浮的午后。

两百万年没开lof了 画画女儿

❤🌸🍓🍓🍓🌸❤

我系江祈!!!!!这个4我滴置顶。゚(゚*´▽`゚*)゚。
喜欢删文 最近写写原创和维赛 也许会写米英和快新
关于我喜欢的人请移步关注列表\(*´ v`*)/
我喜欢🍓🍰🍬🍫🍻🌈和🍑!!!可以叫我江桃桃😘
qq是3205876809!想要和大家一起玩嘛,我超好相处!!!!!!!!😭
我很喜欢emoji和顏文字喔?♪如果讨厌的话请unfo😝
不想更,沉淀期长达一年,并且会持续发展下去,请不要支持我。

Ooooo。...持续沉淀中...(´-`).。ooooO

拍档是你们的虞止太太😚不可以带走喔


只是文字而已啦?不只是文字而已。

打错了

短 ooc

  我只是沉默着抄着一遍又一遍已经谱出的旋律。桌子上摆满了杂乱的草稿纸,在一旁暖黄的台灯像是醉醺醺的催使人进入梦乡,我也因灵感迟迟不现而被汹涌而来的疲惫感洗刷。再续写不出乐章让我觉得无力又不甘。一旁的手机屏幕亮起并放着月亮河的铃声,屏幕上显示一串陌生的号码。我尝试着想了想大半辈子还认识谁是这个号码,似乎也只是徒劳。
  也许是房地产推销,但也可能是要遗忘的老朋友。
  “喂?”出于基本礼貌,我还是接通了。
  “维鲁特......是我。”
  我呆了一下,对面的声音在我耳中丝毫没有熟悉感,也喃喃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名字:“抱歉,你应该是打错了...

城市说

我看着那个男子从城乡结合部开始逃亡了。狂风迎面刺来又悠悠从他耳边掠过,脚下的路从泥泞的山间路到一座座高架桥旁的小道、飞驰的车从大巴与面包车到奔驰宝马、路过的行人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充满活力的青年。我只能看着他一步一步朝我靠近。
最后他终于是气喘吁吁的踩在了我的身上——看着形态优美的树脂模特站在橱窗里跳舞,所有的商铺都亮起灯来等着顾客上门。街道像是一条由灯火阑珊构成的狭长河流,而这条仅仅是我身体上某条不起眼的鼓胀血管。形形色色的人像他一样在我的身上。化了妆的年轻女孩们手牵着手,情侣更为亲密地挽着十指相扣。拥挤的人潮像是全力迁徙的鱼儿杂乱无序,置身于此似乎是要将身躯撞的支离破碎似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世...

我好像是个例外,又投身于茫茫大海。

暴风掀开了我的屋顶,漫及膝盖的水浸泡着家具。雨滴终于打醒了蜷缩在被窝中弱小的我,我坐起身来揉揉眼睛,用木梳尽可能编好湿漉漉的头发。床头暖黄的灯光还亮着,楼下蹦迪的邻居还闹着,窗外的车水仍然流动着。我还活着,所以我用最美丽的发簪挽起不柔顺的黑发,最昂贵的口红抹上无血色的唇,最粉嫩的腮红修饰没气色的脸。我打开浸满水的衣柜,挑拣出华丽的晚礼服裙与一双黑色高跟鞋,拖着我早就准备好的旅行箱。
手机里购票成功的信息发来,我更喜欢骄傲地离开令我失望的地方。

给你写一张小卡片好吗?

我见过爱情的很多模样。有的像海边清晨的小鸟透过被凿开的岩石缝隙歌唱,有的像春天绵绵细雨洗刷过的青石板上坑坑洼洼的雨水,还有的像是昂贵的手工钢笔与彩墨混合成的字。我也了解爱情的利弊。虽然我们隔着电梯错过对方,虽然我们在舞池中互瞪眼却与别的人跳着舞。但我义无反顾地选择爱上你。

我在帆布包的间隔中寻找那串比硬币更加清脆的钥匙,但头顶的灯灭了,只留下楼梯拐角处的那扇方格窗那微弱却笼罩走道的自然光。窗外是被厚云层遮蔽的天空,东边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似是下一秒就要放声大哭。我的影子从脚下爬到臃肿的红木门上,破旧锁的边缘好像缀满了星星。这是它在我眼中第一次这么漂亮。可我仍然固执的想要看清楚钥匙孔的位置,于是我走过一旁摁住墙上的按键,听着噼啪声唤醒头顶的白炽灯。
什么都消失了。

我梦见我成了哪个悬疑小说家笔下的角色。好吧,我只是一开始就死在黑暗的谋杀里。一群人探究着我的死因,寻找着我脖颈上的吉川线来源。三年后,我的尸骨已经腐朽,那些高傲的侦探早已抛下我的案子。大概是因为他们从不理解我是怎么活着的、当然,也不在乎。直到一个寻找着寄件人的快递小哥拿着快递敲响我的房门,千方百计寻找代收人,他们才明白凶手潜藏在何处。

我等着二十三路公交从我面前经过。

风刮过我的脸颊与有些油腻的发,臃肿的蓝色校服套在身上显得呆板无趣。人行道上几块铺在地上砖块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几个灌满雨水的凹凸不平的坑。公交汽车的尾气太过呛鼻,但我仍然等待着站列表其中的二十三路公交车在跟前停下。水坑表面被风吹出了老态的皱纹,四路公交反而从远处缓缓驶来了。
我翻找出好公交卡准备登上它,偶尔期待一次别样的风景。

我们不在左右,只在彼此其中

虞总生日快乐✨🌸🌸🌸🌸🌸

维赛

  车在半山腰好像突然之间没油了,自动熄了火。而维鲁特是在这台机器不再轰鸣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它彻底无法动弹,在这之前虽然瞥了一眼跳动的红色油箱标志但却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一边打着方向盘绕过曲折山路一边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副驾驶的蓝发青年。那人悠哉地从裤袋子中摸出一支烟与打火机,摇下车窗,手肘倚在窗旁将打火机盖掀开点着了香烟。浓雾从他的嘴里吐出后另一只手也没打算闲着,摸上了音响调控器把音量尽可能调高。
  他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一支烟化为灰烬,那样的痴迷使他容易忘记太多事情,比如要停下加油这件事。现在才拉开车门从后备箱中拿出油桶与油枪,顶着...

有幸采访到路普先生

娱乐圈paro 私设众多 我还欧欧西👋
生日快乐

:其实大家都知道赛科尔现在要出新专很忙,不过还是应邀来参加我们节目,又很忙喔?
赛:是啊,刚刚巡回演唱会嘛,最近就比较忙了点。
:为什么这么忙还愿意来我们这个这么狠的节目?
赛:一是因为这么多娱乐节目就跟你比较熟嘛,一是因为有这个打算咯,还有气一下我先生。
:想不到啊,你们经常吵架吗?
赛:不啊,每一次都是我单方面气而已。我老认为我们在吵架我很生气,但他就不觉得,还笑我。
:那既然他不生气为什么一般都不上娱乐节目呢?
赛:其实家里那个先生是不太喜欢我上这种一定要介入私人感情生活的娱乐节目的,虽然我自己也不太喜欢,不过主要原因还是他。不是说他生不生气,是我选...

弹簧探戈

感想:斗

SwEEt:

送给江江@Dorfris☆- 

冷风在推门的那一瞬间,迎面扑了过来,我正面对着门坐在餐桌前,整理着在盘子上堆成小山的马卡龙。她穿着全会场最好看的裙子,蓬蓬的裙摆,细碎的精美印花,白色的蕾丝,戴着干净纯白的手套,牵着裙子,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她冲我笑笑,我立刻站了起来,退出了大厅,取下手套回到了乐队的小小的地盘。
她在桌前坐了下来,旁边的人对着我使劲挥手,要我赶紧坐到钢琴前,开始弹琴。我慌乱地拖开琴凳坐下,翻开琴盖,对着这架昂贵的三角钢琴开始胡乱弹奏。
我突然就找到了一个调子,从肖邦夜曲变成了Dernier Vol,整个大厅里突然扬起了四三拍的探戈曲,除了她之...

【维赛】Don t forget me

我 我爆夸各位太太tottttttttttttt感谢太太们没有嫌弃我拉低水平——!!!!!

以及无聊的阔以 猜猜我4第几个!!!!猜对了可以获得根本没有什么实质作用的江江一年份的亲亲(ノω<。)ノ))☆.. .(这什么)

Mrs.Chrono:

*多人联文

*逆向花吐症,愈深爱俞痛苦,当得到爱人的吻却是生命的终结

*长喑 @Utopian.  

  电池 @英俊风流电池菌 

  胡子 @Mrs.Chrono ...


遥远东方的一个神秘传说

据说,在遥远的中国,有两个十恶不赦的超坏坏魔王——一个叫做祈祈江,一个叫做江祈祈。祈祈江和江祈祈是不一样的。听说,江祈祈很久很久以前在吃棒棒糖的时候,把糖当成糖纸一连丢错了三次!!!!最后忍无可忍 从此再也不吃棒棒糖,所以,祈祈江应江祈祈怒气而生 分裂了出来!!!!变成了两个大恶魔!!!!!变得越来越易怒!!!
传说,封印祈祈江的唯一方法,就是让江祈祈看见维鲁特和赛科尔两个人牵手啵嘴!(......)

我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E太太和芸葬太太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嘘————————

🌸提问箱的回答🌸

以后的提问回答也会放在这里啦♪♪♪

Q:江清月好不好看
A:昧着良心,忆辰是全天下最好看的。(无感情捧读)

Q:江江为什么这么可爱哇!x2
A:其实我是很酷的啦!!!!因为你们都特别特别可爱!然后就被特别特别可爱的你们感染到了万分之一的可爱🌸其实还是个酷哥儿wwwww

Q:楚留香什么服
A:是安卓 声声慢 流云共雨wwww顺便ID是孙藏秋♪欢迎找我玩✨✨✨

Q:问一下,您是喜欢甜文多一些还是虐文多一些?
A:我觉得都一样啦wwwww对我来说主要是看剧情。所以我这种老人家果然是要喜欢甜文多一点!!!!!希望以后可以写出让大家看完就喜欢上某对小情侣的并且觉得“谈恋爱真好啊他们真好啊”就好了wwwwww...

✨提问箱✨

https://peing.net/kys4wstwmnpftlz
虽然知道没有什么人会问的不过觉得很好玩♪♪♪

那你要不要喜欢我

维赛同居设定*

当那扇窗子在冬日被人推开,似乎所有崭新的事物都朝他涌来。他将阳光引进来,这位来客将窗台上的那一束少年有意折下的野花打扮得光彩照人,白色的书桌上是杂乱的人物速写草稿与一台仍在待机中的手提电脑。维鲁特正对着开着的窗户眯了眯好看的红眸,把被人弄的一团糟的桌面重新整理,轻柔地将所有画稿叠整齐。而赛科尔待在洗漱间迷迷糊糊睁着眼睛刷着牙,昏昏沉沉的头没有因为接触了自来水而变得清醒反而几次险些摔倒,直到沾水毛巾将脸洗净才像是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家里的异种猫早从它自己的小房间里跑出客厅沙发上玩着毛茸茸的猫玩具。

赛科尔往厨房走去,打开冰箱的盒装牛奶顺手又拿出两个玻璃杯,熟练拧开盒盖子倒了满满...

维赛 zzzzZ

短打 ooc抱歉 我要睡觉觉

  “你又淋雨了。”散发着浓浓酒气且浑身湿透的人儿推开门像条落水狗一样抖抖身子洒落一地雨水,本是整洁的地面上沾上了水也被人踩过留下脏兮兮的脚印,接着脚印一个、两个的延伸到浴室。维鲁特停下手头的工作不声不响的从书房里走向浴室,半倚着门框眯着眼嘴里冒出一句话,把正在擦干头发的赛科尔吓了一跳。
  “是,就是,怎么了,”赛科尔模糊地哼哼出一句,又觉着少了点气势,眼睛直对维鲁特一双颇有威严的红眸,更有几分理直气壮的意味了。
  “我记得我往你包里塞了折叠伞,”眼前的人擦起头发来也有些笨手笨脚,毛巾不知道打在脸上多少回了。维鲁特凑过去拿过那人毛巾...

各位太太用什么褒义词都形容不尽

只有我 一个酷字足矣:P

我好喜欢芸葬爹地喔!!!

从此就要和我的🍰🍭🍱🍥🍡🍒🍜🍙🍘🍝🍟🍔🍳🍯🍮🍕🍫🍧🍬🍶🍼等完美主食(?)并列在一起了!!!!

我要从这摔下去,重重摔在宇宙的最底层,稳稳落于每一颗繁星上。

好困喔

短打傻白甜

  青年脱下外套与一身的疲惫坐在正对着巨大落地窗的沙发上,拾起桌上中央空调遥控器按下开关才安心瘫在沙发上。窗子外头是别墅区的一片好风光,夏日的蝉不知疲倦在吵闹着,一队飞鸟排着整齐队列奋勇掠过层叠云际,远处平静湖面倒映天尽一轮红日与晚霞云层,湛蓝短发尽数落上柔软光照,夕阳余晖悄悄藏进赛科尔那对深蓝眸子里,一切都似乎夹杂了几分惬意悠闲。不晓是因为太过于疲倦抑或是其他原因,双眸渐渐闭上任由身躯斜躺在柔软沙发中。
  没有一如往日的温暖怀抱,他在冰凉夜色下醒来了。揉了揉眼睛发觉自己身上不知何时已被盖上另一人的西装外套,厅里也只亮着并不亮眼的暖色灯光。...

【维赛】两陷

我们维赛养老F4 正式出道 @秦浮♫

虞老止:

#和江祈,安咕噜,临墨的第一弹传文!!原设末日背景!

#维赛养老F4正式出道yeah @☆江草莓☆

【虞止】

  空气中飘着灰尘的旧房间,只有墙角的古董钟在一丝不苟地走着时。摆锤顺从的世间万物的真理,透明表盘下金属齿轮转动了时间,于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开始运作。没有发出任何机器的轰鸣声,只有“哒哒”的时间的声音。

  半拉的窗帘给透进这屋子的阳光染了一层亚麻色,灰尘跳进玻璃杯折射出的绚丽光影,迷离得让人移不开眼。尖锐的电话铃声刺破了仿佛静止的画面,赛科尔·路...

与平日无异的早安

欧欧西有私设有
同居三十题'一方的起床气
答应虞爹的甜饼(........)庆祝维赛结婚

维赛

  清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懒散的异种虎斑猫,爪子挠了挠脖子上挂着的红围巾又接着打起了呼噜。自窗户透进的微风吹起遮挡着光线的轻薄纱帘,又被外界一并拉起卷走那人几分睡意,揉揉眼睛,显然还不是十分适应突然闯进感官的柔软光照。蓝发少年翻了个身试图蜷缩在影中再睡个回笼觉,一只手却拉了拉自己的被子——这一下便是被吓清醒了,他可不太喜欢突如其来的接触打扰到自己的睡眠,喉间发出呼噜声想要驱赶那人却没听到离自己远去的脚步声,只好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起床了。”白发少年俯下身子靠在床边放低音量说着,胡乱被人卷起来...

1 / 2
TOP